1. <button id="pqa41"></button>

      <dd id="pqa41"><noscript id="pqa41"><dl id="pqa41"></dl></noscript></dd>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聯系我們
      | | | | | | | | |
      【獨家】ABB悄然離場
      • 2019-07-17 09:09:55
      • 瀏覽:2615
      • 來自:SOLARZOOM光儲億家

      ABB剝離逆變器業務的消息,成為上周的一個重磅新聞。作為一個在全球逆變器市場都享有話語權的企業,忽然宣布出售逆變器業務部門的做法,的確令人費解。

      突然宣布離場,沿襲了它6年前野蠻闖入者的風格。6年時間,ABB成為逆變器頭部玩家,彈指一揮間,世事變遷。從ABB進入光伏行業到走到今天這一步,很多跡象都表明,ABB做出今天的決定,是必然的,這既是由它內在的價值觀決定,又是不斷變化的市場大環境就決定的。

      光伏EPC業務受挫

      ABB自進入光伏行業以來,本來是充滿信心打算大干一場的。

      2012年時,ABB具有集光伏電站EPC業務、逆變器、電氣系統集成三大業務板塊于一身的完整光伏產業布局。但遺憾的是,這一模式卻沒有得到投資者的認可,EPC業務進展緩慢。那時還存在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即在某些國外光伏電站EPC項目中,ABB的逆變器業務與潛在客戶形成了競爭,電站EPC與逆變器共存的業務模式讓ABB形成了嚴重的內耗。

      不得已,2014年,ABB進行業務調整,并于5月對外宣布稱,將不再投標太陽能工程、采購和施工(EPC)項目,同時剝離其他非必要業務。 “我們會為中國提供從低壓到自動化控制等多個領域的光伏解決方案,因地制宜地把握這里光伏市場的機遇,并將在 2014年底之前關閉90%的光伏EPC項目?!?

      剝離光伏EPC業務后的幾年中,又不時傳出其出售電網業務的計劃。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電力業務的利潤率僅為9.8%,在ABB所有業務板塊中墊底。ABB稱,電網業務訂單量明顯下滑,直接攤平了電氣產品業務、機器人及運動控制業務帶來的增長。于是在2018年12月,ABB將這項業務出售給了日本日立集團。

      專心投入逆變器領域

      看好的太陽能市場并未能讓ABB大賺一筆,在EPC業務吃癟,但當時正值中國光伏產業的井噴期,ABB選擇在光伏逆變器業務上在賭一把——收購逆變器大玩家Power-One。

      2010年前后,逆變器市場還都是海外玩家的戰場, Power-One憑借實力,成為繼SMA后國內市場占有率最大的逆變器廠商之一。2013年,ABB以10億美元收購Power-one。ABB收購Power-One后,經過一番波折的磨合過程后,ABB躍升成為光伏逆變器全球領導者。

      逆變器市占率具有比較明顯的地域差別。從指定市場看,一直以來,ABB在印度、澳洲等市場的占有率都處于不可撼動的地位。從全球市場看,2017年,根據GTM research發布的全球單相組串式逆變器單中, ABB位居第三位。2018年,根據伍德麥肯錫近日發布的全球逆變器市場競爭格局報告,ABB市場份額為5%,跌至第五位。

      市占率在下滑。

      那么是市占比的下滑讓一個全球知名企業突然宣布撤離光伏逆變器業務嗎?

      答案是——不是。

      沒有無緣無故的離開

      離開的原因可能是質量原因——

      光伏逆變器領域市場競爭激烈,產品價格每年都在下降,倒逼逆變器公司不得不采用新技術去降低成本。古瑞瓦特逆變器專家劉繼茂稱,一個機型研發一年、市場大賣一年、散賣一年,三年后就停產了。產品研發周期短,存在新產品未經過充分測試就推向市場的情況,也因此,設備質量可能會經不起實際應用的考驗。

      自2019年以來,ABB在中國的多家電器設備制造企業生產的多款產品,因為質量抽檢不合格而被國家電網納入到不合格供應商系統中。上了“黑名單”的懲罰措施就是,涉及到的ABB多款產品將暫停中標資格。

      可能是成本原因——

      由于光伏逆變器的設計壽命長,一般為15年,免費質保期限也長,一般為5年到10年,因此售后成本很高,而國外逆變器售后的成本更高。ABB的2018年財務報告概述了這一問題的嚴重性,2018年報告解釋稱, Power-One部分逆變器“超出預期的故障率”迫使ABB留出更多資金用于支付客戶保修期費用,高昂的維修費用使ABB在收購太陽能逆變器制造商Power-One后,一直面臨著“重大成本問題”。

      還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ABB還面臨著國際巨型企業進入一個小型特定領域不得不面對的尷尬——規模不匹配的問題。

      ABB是全球500強企業,是全球電力和自動化技術領域的領導企業。2018年全球光伏新增裝機量104GW左右,按平均價格計算,全球逆變器的總共銷售量約為60億美元,而2018年ABB的營收是276億美元,即便擁有所有市場份額也不及業務總量的四分之一。而光伏逆變器又細分戶用市場、大型地面電站市場、工商業市場、儲能市場等,產品、客戶、銷售渠道等等也沒有交集,如果各個細分市場都投入心力,付出收獲不成正比,對于大公司而言,又不具有性價比。

      除了以上原因外,還有一個根本原因,那就是觸動了核心利益。

      去留都是基于利益最大化

      ABB:逆變器,再見,我們不再是我們,但我們還是我們。

      ABB選擇進入光伏逆變器領域的動機非?!肮?。那時中國光伏剛剛起步,逆變器200%-300%的高利潤率刺激了不少國內外電力制造企業在華淘金。

      進入逆變器領域后,如果逆變器能給ABB帶來豐厚的利潤,那么即使燙手,也不至于丟掉這顆山芋。

      早在買入逆變器業務的時候,ABB就表示,這是因為看好逆變器的發展前景。而被問及退出太陽能逆變器業務的理由時,發言人Smith表示,市場在2012年達到高峰后,部門收入的下降反映出這些設備的“全球需求不斷下降”, “剝離太陽能逆變器業務帶來的正面利潤率的影響超過了收費的負面影響”,“其逆變器業務‘拖累’了更廣泛的電氣業務的利潤率”。

      “將業務重心轉向高增長性的終端市場、提升公司競爭力及降低商業模式風險以推動盈利性增長”一直以來都是ABB的行事準則,可以說,自始至終,ABB都是從一個理性的角度看待逆變器業務的去留。

      除一步步下滑的利潤率外,逆變器市場勁敵眾多,使ABB內外交困,強敵難當。

      中國逆變器企業后來者居上

      中國逆變器廠商開局默默無聞,后面則是一路披荊斬棘無往不勝。

      2008~2010年間,國內光伏最初起步,國內市場基本被海外品牌壟斷,SMA, 西門子, KACO,施耐德,Power-One等品牌主導國內項目的運動。但海外品牌價格奇高,對市場需求反應遲鈍傲慢,給了中國逆變器廠商逆襲的機會。

      中國逆變器企業先靠價格戰扭轉了海外品牌壟斷市場的局勢,爾后靠著應用經驗進一步提升質量,再借市場的主動選擇和與市場的良性互動,在之后的發展中穩固地位,一步步截獲了逆變器市場。近些年,中國逆變器企業已經形成了一個實力不容忽視的強勁兵團,呈現華為、陽光電源雙雄領跑,上能電氣、錦浪、固德威、古瑞瓦特、三晶等逆變器制造商群雄并起之勢。

      ABB大舉進入光伏光伏逆變器領域的時間,正好是中國國產逆變器騰飛的節點。逆變器從本質來說并不是高附加值的產品,各個企業的核心差別也僅在于拓撲結構、零部件質量、應用設計和生產管控等方面,在不考慮產品應用積累和未來持續升級的情況下,沒有哪家的逆變器是不可替代的,因此逆變器價格才會快速下滑。中國企業入場帶來的價格戰,給海外制造商帶來了巨大的利潤壓力,原來的市場份額被侵蝕,同時中國逆變器企業體量相對較小,易于根據市場需求調整產品結構,而ABB這類大企業反映遲鈍,逆變器市場份額攻守兩難。

      逆變器江湖風起云涌,后來者居上,坦然接受,選擇退出,并不是件丟人的事。

      一群人到一個人 同伴退出

      從一窩蜂地涌入到陸續退出,西門子、博世、施耐德、艾默生等可以同臺競技的同伴的退出也許也是ABB退出逆變器競爭的考量之一。

      逆變器領域的變化正在加速,不斷有人通過賣掉業務板塊的方式離開了這個行業,也不斷有企業通過購買領先的技術加注競爭砝碼。

      KACO:

      曾在中國市場呼風喚雨的德國公司KACO今年1月份宣布退出中央逆變器業務,將其韓國子公司Kaco New Energy Inc.出售給OCI Power,后者是公用事業和分布式光伏市場的運營商。隨后在2月份,將其負責串聯逆變器業務的子公司KACO new energy GmbH出售給西門子。

      施耐德:

      今年2月底,法國電力巨頭施耐德向媒體證實,其將退出公共事業規模的光伏逆變器業務。不過施耐德發言人強調,施耐德停止公共事業規模的光伏業務,并不意味著告別光伏市場,而是尋求在住宅和工商業的重新定位。一直以來,施耐德活躍于光伏逆變器各個細分領域,從中央逆變器到家用到儲能領域都有涉及。施耐德曾可謂全球光伏逆變器巨頭,出貨量牢牢占據著前十的位置。2017年,全球權威調研機構GTMResearch的逆變器統計榜單顯示,施耐德以2.6%的市占率位居全球第九。

      西門子:

      西門子于2009年斥資4.18億美元收購了以色列Solel太陽公司進入光伏行業,但此后該業務部門一直發展不太順利,其太陽能發電業務也基本處于虧損狀態。2011年,西門子公司的太陽能業務年收入不到3億歐元,在整個集團735億歐元的年銷售總額中所占比例微不足道,苦苦掙扎后,2012年,時任西門子總裁的PeterL·scher正式宣布,關閉旗下太陽能業務部門。據媒體報道,西門子在光伏業務上虧損了近十億歐元。但此后的2014年~2019年,西門子仍在光伏逆變器領域、微電網方面都進行過合作和收購,2019年5月,西門子宣布將剝離并放棄其能源部門的多數股權,并將其與單獨上市的風力渦輪機供應商西門子Gamesa 可再生能源公司(SGRE)合并,創建一家新的多技術的全球能源巨頭。

      艾默生:

      艾默生是一家具有悠久歷史的電氣公司,新世紀之初,中國高端電源領域技術一片空白時,艾默生和山特為中國帶來了當時最先進的UPS、光伏逆變器等技術,培養了中國最頂尖的技術人才,也成就了如今中國繁盛的小型逆變器企業百花爭艷的局面。2015年,中國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二的艾默生光伏業務最終被無錫上能電氣收購。

      SMA:

      德國光伏逆變器制造商SMA,作為全球最大的光伏逆變器制造商之一,SMA占據全球13%的市場份額(SMA官方數據)。在EMEA地區(歐洲、中東和非洲),SMA市場占有率超過21%。2012年12月,SMA以約4000萬歐元現金收購了中國逆變器公司江蘇兆伏愛索新能源72.5%的股權,設立中國公司,自此進入中國市場。六年時間中,SMA投入了大量的時間、金錢和精力,試圖探索出一條適應中國市場的道路,但遺憾的是,子公司兆伏愛索在中國無法產生任何利潤,最終SMA選擇退出,承認失敗。2019年1月,SMA宣布退出中國市場,原中國管理層更名為愛士惟。

      逆變器領域正值洗牌期,新的霸主正在形成,但市場整合還在繼續。

      Good luck!祝你們玩的愉快,但恕我不奉陪了,也許這是ABB的臨別贈言。

      【責任編輯:liuchang】
      投稿、咨詢、爆料——電話:(021)50315221-812,郵箱:edit@solarzoom.com,QQ:2880163182
      關鍵字閱讀: 逆變器 ABB 電氣巨頭
      0條評論
      還沒有人評論過,趕快搶沙發吧!

      匿名發表

      微信公眾號:
      Solarzoom光儲億家
      微博公眾號:
      SOLARZOOM光儲億家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 每日資訊
      • 光伏雜志
      • 專題
      • 每日光伏市場參考
      馬上訂閱
      印度商工部反傾銷局(DGAD)正式公告,將對中國大陸、臺灣、馬來西亞等地進口的太陽能電池展開反傾銷調查。同時,歐盟對中國大陸的
      聯系我們:021-50315221 服務郵箱:10000@solarzoom.com
      能玩吃鸡的棋牌